2013年全省法院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典型案例之三

保险公司违法解除交强险保险合同的仍应承担赔偿责任

201181日,被告某驾驶苏A953T8号轿车,在沿金湖县金湖西路由西向东行驶时撞上原告颜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致原告受伤。金湖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认定,被告韩某负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韩某驾驶的肇事车辆于2011121日在被告某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同年225日原车主以车辆转籍为由申请退保,同年226日该保险公司同意该车退保。事故发生后,原告起诉要求被告保险公司与韩某赔偿其各项损失合计32701.9元。被告保险公司抗辩称肇事车辆虽曾在该公司投保交强险,但已于2011226日因转籍退保,交通事故发生时已不在该公司承保期间内,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投保人与保险公司非因法定事由不得解除交强险合同。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车辆转籍不在解除交强险合同法定事由之列,故被告公司保险上海分公司以车辆转籍为由终止交强险违背法律规定。本案被告保险公司虽解除交强险,但因其行为违法,仍应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遂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颜某各项损失合计18398.5元。


保险公司对伪造的理赔发票审核不严仍应向受害人赔偿保险金

  王某驾驶周某所有的小型普通客车与刘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相撞,致两车受损。小型轿车的实际车组为许某,投有交强险。交警大队认定刘某在事故中负全责,同时就损害赔偿出具调解结果:刘某车由其自己负责修理,王某车由刘某负责修理。后周某在苏州中南汽车销售服务公司进行维修,花费修理费6900元,遂起诉刘某、许某和保险公司承担修理费。保险公司主张其收到许某提供的由苏州吴中某汽车修理厂开具的修理费发票、定损单复印件、施救费发票等材料,按许某的申请,已就交强险、商业险共赔偿许某16100元,故不应再赔偿周某修理费。法院认为,车辆保险定损单明确记载受损车辆承修单位为苏州市中南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但被保险人许某提供的维修费发票为苏州吴中某汽车修理厂,保险公司在未进一步审核的情况下将理赔款支付给被保险人许某。经查明,受损车辆并未在苏州某汽车修理厂进行修理,周某也并未从被保险人处获得车损的赔偿,故保险公司不应向被保险人进行理赔,仍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法院遂判决保险公司在财产损失责任限额项下赔偿周某2000元。


保险公司以驾驶员无从业资格证拒赔的免责条款无效

201010月,王某驾驶一重型专项作业车与薛某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相碰撞,致小型普通客车乘坐人吴某死亡,交警大队认定王某负事故主要责任,薛某负次要责任。陈某系王某驾驶的重型专项作业车的实际车主,陈某在某保险公司为该车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商业三责险。吴某之子起诉王某、陈某、某保险公司承担各项损失240447元。王某于1998年取得驾驶员培训结业证书,后该市运输管理处因2008年系统升级,王某未参加换证,其资格证档案已注销。王某持有准驾车型为A2的机动车驾驶证。某保险公司称根据其提供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责任免除的约定,驾驶人存在使用各种专用机械车、特种车的人员无国家有关部门核发的有效操作证,或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情形的,保险公司不予理赔。王某驾驶的系专项作业车,应提供从业资格证,否则保险公司不应赔偿。法院审理认为,驾驶员王某已持有准驾车型为A2的机动车驾驶证,可以驾驶重型专项作业车。保险公司提供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免责条款中又同时约定王某具有相应的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方才赔偿的额外要求,显然属于免除己方责任义务、加重被保险人责任义务、排除被保险人应依法享有理赔权利的情形。因此,该条免责格式条款应当认定为无效条款,保险公司关于驾驶员王某无从业资格证就免除其商业三责险保险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遂判决其承担责任。


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致投保人损害,保险公司仍应对投保人进行赔偿

201010月,张某的儿子秦某驾驶轿车在准备驶入停车泊位时,由于操作不当,碰到站在路边的张某,造成其受伤。交警认定秦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张某不承担事故责任。秦某驾驶的轿车系张某所有。法院认为,我国交强险的被保险人区分为记名被保险人和无记名被保险人,在机动车投保人与实际驾驶人出现分离的情形下,被保险人只有在交通事故发生时方能具体确定,而此时处于车外的投保人即成为第三人。张某虽是该机动车辆投保人,但事故发生时,张某在机动车外受伤,不属机动车本车上人员,依法属交强险赔偿对象,遂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张某损失12万元。


车上人员下车后受到损害应作为第三者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

201110月,方某驾驶公交大客车在起步时,致该车乘客徐某下车时摔倒在车外受伤。经交警认定,方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徐某在医院治疗,经鉴定为10级伤残。因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徐某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方某赔偿各项损失6万余元、某公交公司承担本案事故连带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公司就上述赔偿款项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法院经审理认为,方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应对徐某因此遭受的损失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因肇事车辆已投保交强险,故首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徐某虽系方某驾驶大客车上乘客,但事发时徐某已在下车,且系摔倒在车外受伤,损害结果系发生在车外而非车内,故损害结果发生时徐某已不属于大客车上的本车人员,因此保险公司应当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徐某的人身损害予以赔偿,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收藏本站